的尺度 刘知白:千山风雨过万壑水云流

游戏频道 2020-01-14116未知admin

  年出生于中国安徽省凤阳县,是当代中国艺术史上最具有创新性思维的当代水墨画。刘知白曾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并师从于苏州美专中国画系系主任顾彦平先生,顾家是中国有名的大收藏家族,顾家的“过云楼”,并在顾彦平教授的指导下研究和探索中国古代伟大画家的艺术作品及艺术史。

  想到刘知白先生在20世纪中国画史上的贡献,就总有两位的身影出现,一位是中国的黄宾虹,一位是19世纪法国的大雕塑家罗丹。

  知白先生与黄宾虹先生的共同之处是传统而不泥古,面向生活而非写实,精研古法而孜孜创新,最终达于内心真实与笔墨语言的融为一体。区别之处则在于黄宾虹先生中国画的笔墨系统并回归自然,而知白先生则发展了中国传统画史中一向不为史家所重的“泼墨”传统,了主观心象的表达和内心情感的抒发,其画中的物象在视觉形象的丰厚朴茂方面,达到了一个苍茫寥廓的世界。在这一意义上,知白先生与罗丹相近,即他已经站在了传统与现代的临界点上,预示了新世纪中国水墨转向抽象与表现的历史趋势。

  大哲学家熊十力先生强调人生与学术的最高境界即是“浑然与天地同体”的人生境界。著名学者袁济喜先生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所独有的“人生境界”,是理想与现实的,与当下的。知白先生的水墨画,特别是晚年的泼墨山水,体现了一种超越的高远境界,也呈现了先生历经而的浑厚丰富与苍茫寥廓的人生境界。

  知白先生的笔墨随机、放松,富于行草般的书写性。其山水密而空灵,林木葱茏,生意跳荡,似有龙蛇出入,可以说达到了无法而法,无序而序。

  知白先生的主要经验是对传统画学和画法的非凡致力,他使中国传统画沿着自己的轨道渐进创新。

  知白先生是那个时代的中国画家抽象最远的一位,但又是与传统保持着最紧密的联系的一位。

  在20世纪这样一个极度动荡与生活困难的时代里,在一个文化强势进入的文化中,刘知白先生与一大批优秀的中国画家一道,孜孜于中国画的守成与创新,成为了中国画传统的最后守望者和新世纪创新的前行者。他的艺术生活与杰出作品,将成为我们宝贵的文化财富,给予后人以无尽的审美享受和创新的。

  我国绘画,由来已久,仅就唐宋而言,代有,画家辈出。其中有继承先法者,有自开门径者,承先启后,各有千秋,光耀,为而之。我个人从事山水画,对习画历程总结称为“法、守、攻、化”四字,以供启蒙之用。一管之见,未敢言所知之深也,兹分述于次。

  凡习画者,必须知有法,法者,即方法也。我等在习画始,若不知前人之法,则必是东涂西抹,勉加成图,就有志趣者而言之,也只能落得个涂鸦之叹,其所作之画即很难。故余谓凡有志趣学画,学书者,皆应知画有画法,书有书法,习为文者,亦当以此类推。学书、学画、学文皆不得不首知讲求。

  吾之所言画法,非只言某家画法为学之者所可遵,某家画法为不可遵。要知中国绘画有其各家之法,即西洋绘画亦各有其历时不同之画法也。要使习画者能得前人某家之法,必须先下基本功夫,掌握有一定之画法与画理,以兹奠定其基础而后力求能发挥自家,以至深造而免。

  我等习画,既得一法,应知其法来之不易,要费苦功。其成功之所在,亦非一二人智慧所能及,乃,煞费苦心,积其智慧之结晶也。如是而言,岂可作为儿戏看待之。必须深体“法”字之重要性,余故云:方法为第一要义。

  习画既得其法,万万不可随学随丢,不自珍惜,由生至熟,非下苦功不可。所谓功多艺深,熟能生巧,然后。凡作一图,一气成之者,皆在用笔、用墨、用意上去着眼,岂有不合情理之作。前人做学问,学书画,皆极讲求以日课为本,进而求其日新月异,我辈当善效之。清时何绍基(子贞),为一代大书法家,名重海内,彼自幼至老,每晨起对其所爱之名碑法帖,日临数百大字,且一笔不苟,专心研究,不断得以提高,其用功之深,由此可以想见。我等不可不知,不可不思,思其能守前人之法,方能从中悟出自家之法。

  当已知在学书学画中能够分得清楚“法”和“守”字的关系时,则必须肯下苦功夫,练真本领,从有法以求有进,并能深知坚守是最可贵之因素,由是不至踏入,即当力追前哲,以前人诸法,化合应用,从而成为己有,运用自如。谚云:“若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可见前人对“功夫”两字如何体会和重视。今天我们的条件远胜于古人,岂有不在“功夫”更多奠定更多深厚基础之理乎!

  倘于以上所说,习者都能做到,即能知其,复愿在较长时期中踏实做基本功,然后才能谈到“化”字的道理。能把各家画法化合为一者,如明朝名画家之一之唐寅(伯虎),系用南北派画法合为一体。其北派山水,以斧劈皴为主,唐寅的老师,周臣(东邨)是也。其南派山水用披麻皴为主者,沈周(石田)是也。唐寅之画能在以两家之法合为一体而自成一家之法者,即是他能在法字上、守字上用功所得。另外,再(在)游历名山大川,广师造化,溶冶一炉,独出新意,乃成为一代之师,为后人所赞服。

  这里再谈谈石涛云:“搜尽奇峰打草稿”。此语足以发人深思。要知石涛之画为何能高于当时“四王”及画家之主因,非拘于学习前代某画家之法而已,更重要的是因为他能长时期的去与山为友,与水为朋,游览名山大川以豁其心胸,旷其视野。可谓胸中具有丘壑,着笔自然成章。此是功,亦是化。皆云“师造化”而终莫能得其要旨者何也?我谓法尚未得,功亦不深,化将焉出乎!石涛又云:“我有我法。”这“我法”也非从空而落,唾手可得的,而是由于学习诸法奠定基础,加以发挥之结果;是在其游历名山大川,深刻领会自然境界而悟得的。太史公云:“读万卷书,行万里”,此语即是说需从生活中体察真情,方不致空洞无物,故习画者应知此语之重要性。在作画上深体力行,方可达其本旨,以供献给来者,此即我谓之“法、守、功、化”四字之粗解也。简陋之言,肤浅之见,不免乖缪,尚冀高明有以教之。

  有关“的尺度第五回展——意大利卡萨雷斯”的后续报道,敬请持续关注《库艺术》微信!

  太和艺术空间由中国资深艺术经纪人、策展人贾廷峰先生1996年创立于安徽合肥,2009 年入驻798 国际艺术区。空间是50 年代初由东德设计并建造具有包豪斯风格的排架大跨式厂改建而成,展厅500,纵高5米,展线米。二十余年来,太和艺术空间已展出过数百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太和艺术空间始终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国际视野的拓展,发现和挖掘富有潜力且兼具创造的艺术家,并将携手艺术家通过反复的艺术实践,继续植根于中国古老文明,汲取世界艺术养分,彰显人文关怀,不断延伸学术的专业与前瞻,重塑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标准,生成并发展出一条的艺术道。

原文标题:的尺度 刘知白:千山风雨过万壑水云流 网址:http://www.levitrapath.com/youxipindao/2020/0114/906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舍己为人资讯网 www.levitrapath.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